汤姆视频
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
欢迎观临汤姆影院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登录 |  注册
***
  • 个人钱包
  • 今日签到
  • VIP投稿
  • 我要赚钱
  • 登出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汤姆视频
最新网址
https://加载中...

您目前还未开通会员
成为VIP享受更多观影特权

开通VIP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都市激情 > 出軌的婚姻
出軌的婚姻
时间:2019-06-19 12:35:26

一建生今天格外高興。

電站新設備的安裝調試,提前了兩天完成,明天就可以回家了。

更高興的是,今天妻子打電話來,告訴他她已經懷孕了。

建生幾乎不敢相信,因爲婚後他們一直在避孕,看來避孕也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功。

而對於沒有任何思想準備的建生來說,這個意外還是令他非常驚喜。

「確定了嗎?」「我今天去醫院驗過了,是懷孕了。」

妻子在電話那頭說,聽聲音似乎並沒有建生那樣開心。

建生理解妻子的擔心,自己不在身邊,妻子一定沒了主意。

「不會是別人的吧,我們一直戴著套的。」

建生隨口開了一句玩笑。

妻子好像生氣了,半天說不出話來。

「你要是覺得不是你的,我明天就把孩子拿掉好了。」

「別呀,我開玩笑的,你不知道我剛才高興得差點跳起來。

我明天就回去,這裡的工作提前完成了。」

建生結婚兩年了,婚後妻子同他商議,暫時不要孩子,一是經濟還不太寬裕,二是想趁年輕,多逍遙兩年。

建生今年28歲,大學畢業後進入了一家生産發電設備的工廠,現在農村小水電發展較快,工廠的效益不錯,兩年來,夫妻兩人不僅還清了買房的借款,戶頭上也稍有寬裕,建生這時也想過,就是該考慮要孩子的問題了。

這次買發電設備的電站,規模不是很大,設備的安裝也不是那麽麻煩。

從安裝到調試,也就半月多點,不像大中型電站,有時得一兩個月。

晚餐招待得比較豐盛,建生開玩笑說,這是最後的晚餐了。

電站的董事長批評他說話不吉利,應該是歡迎建生他們常來做技術指導,說錯話罰喝了三杯酒。

建生本來酒量不好,三杯下肚,話都說不明白了。

晚餐後,電站派車安排他們到縣裏的賓館住下,晚上還有餘興節目。

因董事長要到市裏公幹,再說家也在市裏,晚上就開車回市裏去了。

建生等不及要回家,就搭了便車。

「到底是年輕人啊,半個多月憋壞了吧?」40來歲的董事長笑著說。

建生笑笑,沒有回答。

而心裡卻在想著家裏溫馨的氣氛了,想著妻子在懷裏的感覺,心裡甜蜜蜜的。

妻子小閔比他小一歲,是個很賢淑的小女人,在電信公司當營業員。

兩年前談戀愛的時候,做過一次人流,那時還沒有條件結婚,房子也沒有。

後來兩人就一直採取避孕的措施。

非安全期內,建生都被要求戴套,直到結婚以後,也仍然採用避孕的方式過性生活。

妻子不算很漂亮,但眼睛是吳倩蓮式的小眼睛,看上去也挺順眼的。

結婚後,妻子在愛情的滋潤下,變得豐潤起來,有著大大的胸部和臀部,皮膚白嫩得晶瑩剔透,這令建生十分滿足。

即使是坐在車上,回味起懷抱著妻子溫香軟玉的感覺,下面就堅挺了起來。

車在夜裏打著大燈行駛著。

從縣裏到市裏,得要兩個小時的時間。

建生想要打電話給妻子,告訴妻子他要回家了,但是車子的震動聲太大,聲音聽不清楚,建生就放棄了打電話的想法,心想就悄悄地回去,給妻子一個驚喜。

後面的情節就未免具有太多的相似性了,相似的故事走向,我沒有辦法改寫。

就如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,可以有多種方式,但是起點是一樣的。

二到家的時候,建生看了一下手機的時間,晚上11點鍾。

建生還是忍不住想給妻子打電話,他擡頭看了看四樓自家的窗戶,客廳燈亮著,臥室燈亮著,心想妻子大約看了什麽好看的電視劇吧,還沒休息。

臥室在年前重新布置了一下,牆上刷著橙黃色的牆漆,床上用品換了玫瑰紅的喜玫瑰床上被枕,走進臥室,就能感到一種浪漫溫馨和性信息十分強烈的氣氛,小閔非常喜歡這種氣氛。

有一次小閔抱著赤裸的建生說,如果有一天你背叛了我,也堅決不許那個女人上我們這個床,否則我會殺了你。

建生親著小閔說,我哪能背叛你呢,你這麽好,你就是我的一切。

小閔哭了,說這張床就是我們結合的證人,就是用生命她也要捍衛這張床的純潔。

小閔,我親愛的妻子,你真是可愛極了,此刻你是否孤獨地窩在我們的紅床上,盼著你老公我的歸來呢?我回來了,老婆。

建生還是收起了手機,他要給她驚喜,等著看她張大驚呆的嘴巴,然後不顧一切投入自己懷裏撒嬌的那一刻。

建生悄悄地用鑰匙打開房門,妻子還沒睡,妻子睡覺前會打小鎖,那建生得敲門了。

建生剛脫掉鞋子想換拖鞋,沒想到鞋櫃上居然放著一雙男式的皮鞋。

建生心裡猛地一緊,都這麽晚了,怎麽家裏還有男人!建生放輕了動作,靠著牆壁偷偷往客廳看去。

房子的結構比較利於建生隱蔽,進門是一小段通道,左邊是餐廳、廚房、洗漱間,右邊是他的書房,再進去就是客廳,客廳右邊是臥室。

臥室跟書房隔壁,並共用一個寬敞的陽台。

客廳裏沒有人。

但是沙發邊的地闆上,堆著妻子的胸罩、睡衣和男人的衣褲。

建生一下就蒙了!姦情!通姦還是強奸?臥室的門半敞開著,裡面傳來妻子和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建生正要沖進去捉姦,卻發現自己沒有那種勇氣。

捉姦在床又如何?此事鬧出來,自己在單位和熟人面前還能擡起頭嗎?建生悄無聲息地穿過書房,來到陽台,窗簾遮得並不嚴實,恰恰在窗腳露出一條縫來。

臥室裏赤裸的女人是自己的妻子,男人不認識,但是看上去跟自己差不多年紀,比自己高大。

妻子在男人的懷裏忸怩著,妻子說:無論如何不能在我丈夫床上做。

男人抱著妻子,「我是想讓你舒服一些。」

妻子的聲音柔柔的,她說:「我們這樣子,我已經感到非常對不起我丈夫了,你要是上了我老公的床,隻會更加重我的負罪感。」

「好吧,我們回到客廳去。」

男人一把抱起妻子,出了臥室。

此一刻,建生的心碎了,伴隨著劇烈的心痛。

他甯願老婆是被強奸的,事實卻不是這樣,老婆是在偷情,老婆背叛了我!老婆此一刻屬於了別人,但她也許還沒意識到,她已經永遠地失去了我。

這個美好溫馨的家庭,從此已不複存在。

書房裏黑黑的,建生開了一條門縫,可以清楚地看清客廳裏的情況。

男人坐在沙發上,含著妻子的乳房。

妻子坐在男人身上,抱著男人的臉說:「智林,你答應我好嗎?今天是最後一次,以後再也不要來找我了。」

男人吐出妻子的乳頭,「我們不是很快樂嗎,我不想結束。」

妻子說:「你也要爲我想想啊,我是有老公的女人,我愛我的老公,我愛這個家,你不能毀了我。」

男人無恥地說:「你叫我一聲老公,我就答應你。」

妻子在男人懷裏撒起嬌來,點著男人的鼻尖說:「不叫,我一輩子就隻有一個老公,但不是你。」

男人有些悻然:「別說你老公了,掃興。

今晚讓我多搞幾次,以後我們就橋歸橋,路歸路好了。」

妻子居然十分流氓地說:「你還能來幾次呀,今晚就給你一頓豐盛的晚餐,你想怎樣我都隨你。」

妻子呻吟著,在男人身上蠕動起來。

姦夫淫婦!這樣淫蕩無恥的女人是我曾經深深愛著疼著的老婆嗎?這個無恥的男人居然還想在這過夜,你給我馬上滾蛋吧!建生拿出手機,撥了家裏的座機。

悅耳的電話鈴聲,打斷了這對偷情男女的「性」緻。

妻子想起身接電話,男人說,別理他。

妻子說,不行,一定是我老公的電話。

男人把妻子抱起來,走到電話機前。

妻子說,我接電話的時候,你不要亂動。

妻子用一隻掛在男人脖子上的手,拿起了電話。

建生把門緊閉,房子的隔音還是很好的,建生不擔心妻子能聽到自己的聲音。

「老婆,你睡了沒有?」建生壓低聲音,盡量遮掩著自己的憤怒。

「啊,我正要睡了,老公是不是想我了?」建生聽著老婆親熱的話語,若在平時,一身都會感到被融化了一樣,而在此時,卻感到惡心得幾乎要吐出胃來。

「你在幹什麽,還不睡呀?」建生說。

「我剛看完電視,正要洗澡睡覺了。」

「好,洗幹淨點,我馬上就到家了。」

停了一會,建生猜想妻子可能怔住了,妻子說:「好,我等你啊,我現在洗澡去了。」

建生掛了電話,開了條門縫,隻見男人慌裏慌張地在穿褲子,還沒穿好,就竄出門去。

妻子利索地拿起內褲和睡衣,走了幾步,又折回,從垃圾桶裏拿出一大包衛生紙,走進了洗漱間。

三建生走出書房,感到一屋子都是這對姦夫淫婦淫蕩的氣息,令他喘不過氣來。

他從櫥櫃裏拿出一瓶烈酒,拆開蓋兒,一口氣喝掉半瓶。

建生平時是不喝酒的,家裏備著這瓶酒,是爲了待客用的。

烈酒辛辣地穿過咽喉,在胃裏呼呼燃燒起來。

剛走兩步,建生就吐了,他扶著剛才妻子做愛的那張沙發,把沙發吐得到處是汙穢。

建生搖搖撞撞地走進臥室,這大約是唯一一處稍微幹淨的地方了,他想起妻子以前說的,「如果有一天你背叛了我,也堅決不許那個女人上我們這個床,否則我會殺了你。」

這一刻,他真的想殺人了,但是他不能去殺人。

床上玫瑰色的床被,依然散發著溫馨脈脈的誘惑,在建生看來,那簡直是血,是妻子來經時的汙血,此刻令人作嘔。

他一把撤掉了床上血紅色的被子、枕頭、床單,統統扔出了臥室,再看見床頭上掛著的曾經記錄著甜蜜時刻的婚紗照,此刻就像是妓女和嫖客逢場作戲的一個鏡頭。

是妓女對婚姻的神聖的嘲笑麽?是紅杏出牆的賤人對命裏註定當王八的老公的嘲笑麽?你混蛋!建生一拳狠狠地砸在照片上小閔的頭上。

照片上沒有玻璃,卻也砸出一手的血來。

建生哭了!小閔洗完澡出來,聞到滿屋的酒氣,一看沙發上吐得一塌糊塗,被子枕頭都扔了出來,心裡有些駭怕,不知家裏來了什麽人。

小閔走進臥室一看,老公睡在床上,正痛苦地醉著,一隻手背上盡是還沒有凝固的鮮血。

「老公,你怎麽了啊,弄成這樣?」看見老公流血,小閔心裡隱隱作痛,「今天怎麽喝成這樣啊,老公?」建生痛苦地哼哼著。

小閔打來一盆水,給建生手上的血洗去,又拿來酒精,塗在傷口上。

家裏沒有包紮的紗布,小閔剪了自己的一條內褲,給建生包紮好。

小閔又打來水,給建生擦臉,擦腳,脫下老公的衣褲,給老公蓋好被子。

還泡了一杯放了蜂蜜的濃茶放在老公的床頭櫃上,這一切都做得十分利索。

小閔是個能幹的女人,就連建生的朋友,都沒有不誇小閔能幹的。

建生聽了也很得意,「我家沒有小閔,就不是個家,我沒有小閔,就不是一個人了。」

把朋友聽得,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。

小閔把建生吐在沙發上的汙穢擦洗幹淨後,已經是12點多了。

小閔再看看老公,睡著了,表情也平靜不痛苦了,小閔的心才放下來,不然,小閔要叫救護車了。

快天亮時,小閔醒來了一次,因爲建生醉了,燈也一直沒熄。

小閔看了一眼老公,老公背對著她,雙肩在抽動,好像在哭泣,便俯下身去看建生的臉,沒想到建生竟是一臉的淚水。

「老公,你幹嗎哭啊?」小閔搖著建生的肩膀,建生沒理妻子,小閔想了想,大概還是喝了酒的原因吧,等酒醒了就沒事了。

於是又睡了一覺。

早上,小閔買了豆漿和包子,又煎了一個雞蛋,放在桌上。

跟往常一樣,小閔親了親還在睡覺的丈夫,叫道:「懶蟲老公,該起床上班啦,吃的在桌上,我上班去了。」

換了工作服的小閔顯得年輕而精神,她的工作就是在營業廳收取話費,或辦理其它電信業務,工作環境好那是沒說的,這樣的環境容易令人保持一種愉快的心情,愉快的女人顯得很有魅力。

下班後,小閔買了一斤大蝦,準備做一頓老公最喜歡吃的口味蝦。

回到家裏,一眼看到家裏的沙發不是原來的那張了,老公坐在書房裏發呆,煙缸裏堆滿了黃色的煙咀。

小閔親了親老公的頭發,問道:「老公好點了沒有?昨天喝那麽多酒,擔心死我了。」

建生仍然在發呆,小閔又問:「老公,你換沙發了?原來那張還是好的啊。」

建生說話了,聲音有些冷。

「那張沙發臭氣太重,我換了。」

「你錢多了是不是,不就是喝醉了吐在上面了,洗洗就好了。」

「洗不幹淨的了,那張沙發永遠也洗不幹淨了。」

建生說話的聲音就像電視裏的幽靈。

小閔心裡想,老公今天怎麽怪怪的啊,不管了,先做飯,吃過了再好好問問。

老公一定受了什麽刺激了。

走進廚房,卻又一眼看見洗漱間的門口又放了一個新洗衣機。

這下小閔忍不住了,頓時生出一股怒氣。

「老公,你今天發什麽神經,還買個新洗衣機!」「是的,我買了一個新的。」

建生見小閔發火,也不由地接上火來:「我告訴你,以後我們的衣服分開洗,洗衣機也要分開。」

「爲什麽?」小閔心裡倏地生出一種不祥之感,「你,是不是有性病?」「性病?對,我有性病!」「你……」小閔幾乎要哭出聲來:「你是不是在外面嫖娼了?」建生不再理睬妻子,又回複到先前發呆的狀態。

「你說啊,你是不是嫖娼了?你難道要毀掉我們這個家嗎?」建生轉過頭來,居然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小閔:「妓女就非得有性病麽?你怎麽就肯定這性病不是你傳給我的?」「你胡說!我哪有什麽性病!」小閔吼出這一句後,心裡也虛了,難道智林有性病?四小閔心裡亂了,沒有頭緒了。

老公居然不否認在外面嫖娼,這是她無論如何不能接受的。

還有——會是自己有病並傳染給了老公嗎?——天!如果是這樣,我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!也還有一些說不清的東西,在噬咬著小閔紛亂的神經。

老公回來以後,跟換了個人似的,做出來的事情簡直不可思議,令人無法理解,甚至於和老公都無法用語言來溝通了……小閔也不知是怎麽把菜做出來的,不僅沒放辣椒,連鹽也忘了放。

端上桌後,又拿回去回鍋。

看到小閔六神無主的樣子,建生用奇怪的眼神——這眼神看得小閔心裡發毛——看著小閔:「你心裡很亂是不是?」小閔看了建生一眼,沒好氣地說:「是的,我生氣,我恨你!」也許此刻用生氣來掩飾心裡的亂象,是最自然的方式。

這頓飯,小閔吃得不知其味。

老公吃完飯,又回到書房裏去發呆。

小閔收拾完桌子,也坐在沙發上發呆,電視上放著足球賽,她從來不看足球的,也看不懂。

下午上班前,小閔給智林打了一個電話。

智林接了電話小聲說:「等一下。」

大約是來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,智林說話便放肆起來。

「親愛的,想我了吧。」

「別亂說。

我找你有事問你。」

「什麽事?」「你昨天離開的時候,碰見我老公了嗎?」「沒有吧,我離開的時候,沒碰見人啊,發生什麽事了?」「我老公回來,就顯得怪怪的,我吃不準發生了什麽事,想問一下。」

「怎麽怪怪的了?」「昨晚喝得醉醺醺回家,晚上還哭。

今天把家裏的沙發換了,還買了一個新洗衣機,氣死我了。」

「你沒問他爲什麽啊?」「問了,他說他有性病,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,我都想殺了他。」

「你老公倒挺坦白的,在外面惹的病吧?」「我懷疑他嫖娼啊。

不跟你說了,我要上班了。」

還有一件事,壓在小閔心裡也很沈重,那就是自己是不是染上了性病——這不僅關繫到孩子的安危,也關繫到她和智林關系的敗露。

智林看上去不是那麽純潔的一個人,她對他不是那麽放心。

她和他第一次做那事,是在兩個月前。

那時一個在外地工作的老同學發了財回來省親,要搞一個同學會,讓老同學們在一起聚聚。

小閔跟中學的同學來往不多,但也接到了電話。

在那次同學會上,她見到智林。

智林是小閔中學的同學,長得英俊高大,情竇初開的小閔其實也暗戀上了智林,但那時智林身邊的女孩子較多,小閔還隻是平凡的一個小女孩,她根本就沒有進入智林的視線。

畢業後,就再沒有見到智林。

這次見到智林,已經嫁爲人妻且深深愛著丈夫的小閔還是有些激動,而智林看見小閔時,小閔能感覺智林的眼睛裡閃爍出一道驚奇的電光。

在吃飯的時候,從不喝酒的小閔禁不住智林的再三勸酒,而跟智林喝了一杯。

後來,老同學們包了一個歌廳,輪流唱歌,小閔歌唱得不好,一直沒有點歌。

智林則邀請小閔跳了一曲舞。

小閔以前也跳過舞,而在智林的身邊,有一種不同的感覺,即使還沒怎麽接觸,她都能感覺到他身上暖暖的熱量,在向外輻射。

而當智林將她摟得更緊時,她忽然有一種圓夢的醉意。

她感到羞澀,但是沒有力量拒絕。

散場了,智林要了輛的士送小閔回家,在車上,智林握著小閔的手,對於這種曖昧的舉動,小閔默許了,智林於是對司機說了另一個地方,的士把小閔送到了智林的家裏。

智林的老婆因爲坐月子住在娘家,智林於是在自己家裏,盡情享受了小閔的肉體。

在出軌的邊緣,小閔內心也曾痛苦地掙紮,對丈夫的熱愛終於沒有抵抗住偷情所帶來的新奇和刺激的誘惑。

回到家裏,她對自己的墮落痛苦地哭了一場,爲自己,也爲丈夫。

那一次沒有戴套,如果智林有病,足以傳染給她。

上班的時候,小閔推說肚子不舒服,要去醫院看看。

經理是個很好講話的大姐,她知道小閔懷孕了,就對小閔說:去醫院看完就回家,下午不要來了。

她到婦幼保健站做了性病檢查,結果出來,正常,小閔終於舒了一口長氣。

但心裡並不見得輕松,雖然自己可以理直氣壯地要求建生對其嫖娼之事作出解釋和悔過,但怎麽處理建生,她還沒有想好。

她甚至想過離婚。

在回家的路上,智林打來電話。

智林說:「小閔啊,你去醫院檢查一下吧。」

小閔說:「檢查什麽啊?」智林說:「性病啊,我剛剛到醫院檢查過了,我有啊,我又沒在外面亂搞,還不是你傳給我的。」

「我沒病。」

小閔有些生氣。

智林說,我沒有要怪你的意思,我是爲你好。

去檢查一下吧。

小閔不耐煩地對智林說:「我剛剛從婦幼保健站檢查出來,我沒病。

誰知道你在哪裏得的風流病啊!」小閔沒說再見就掛了機,智林又打了幾次電話,小閔沒接。

心想也好,從此一刀兩斷。

五建生心裡也是千頭萬緒,不得不用筆來理清頭緒。

他在紙上列出了一個思考提綱,1、離婚;2、財産分割;3、孩子……他在孩子的後面,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。

離婚是肯定了的,下定了這個決心,在他心裡,她就不再是他的妻子,她做什麽,那是她自己的事。

——這至少可以麻痹一下自己,讓自己不會那麽痛苦。

隻是想到離婚,他還是心痛,感到自己輸掉了整個世界一樣。

如果沒有她的背叛,如果上天要給他個選擇:要麽跟小閔去要飯,要麽離開小閔去當神仙,他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跟小閔在一起。

做出離婚的決定,那是看到了婚姻盡頭的歸宿,寫著了「絕望」兩個字。

他基本可以確定那孩子不是自己的了,他和妻子採取避孕措施,兩年來都沒出意外,爲什麽恰恰在妻子有外遇的時候懷上了?就算萬分之一可能是自己的孩子,但想到這孩子在孕育的過程中,仍然有另一個男人的精液侵入過她母親的子宮,總會給人雜種的感覺,自己是很難接受的。

這孩子的命運,就交給他的母親去決定吧。

他還是決定跟小閔好合好散,小閔畢竟給過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時光,他願再給她三天的時間,如果她能主動說出來,自己也就不追究她過錯的事實,財産平分。

如果她執迷不悟頑固不化,那他也用不著客氣,該怎麽著就怎麽著。

她是過錯方,就算她敢於無恥到否認他親眼看到的事實,那個無辜的孩子,總可算鐵證如山了吧。

六今天妻子回家很早。

建生問道:「今天沒上班麽?」妻子換著拖鞋說,「我請假了。」

「請假不待在家裏,跟誰有約會?」「約你個頭!」妻子拿出醫院檢驗結果摔在丈夫身上,「你好好看看,你老婆沒有性病。」

建生草草地看了一下醫院的檢驗單,遞回給妻子。

「你好像很緊張。」

妻子一屁股坐在丈夫身邊,對著丈夫說:「我是有點擔心,因爲我懷了孩子。」

妻子又埋怨丈夫說,你一點也不關心我肚裡的孩子,你不想問一下嗎?「好吧,」建生說:「那我問一下。

這個孩子,是我的吧?」小閔沒想到丈夫會問這樣的問題,不禁有些惱了!「你什麽意思啊,這孩子不是你的是誰的?」建生也不想挑明,這句話讓妻子慢慢想去。

便不再說話,眼裏看著電視。

小閔把建生的臉扳過來,讓他看著自己。

「老公,你是不是真的在外面嫖娼了?」建生側過身來,嚴肅地看著小閔。

他是想跟妻子說說諸如背叛這樣的問題。

「如果我在外面嫖娼,或者我在外面有女人,你會怎麽想?」「那我會很心痛,很受傷。」

「如果一個女人背叛了他的丈夫,那個男人,他也會很心痛,很受傷。」

「我知道……」小閔溫順地靠在丈夫身上,眼淚禁不住奪眶而出。

她差點要對丈夫說出「對不起」這句話來,但是她不能說,說了就沒有回頭路了。

「老公,我好怕,我怕你會離開我,沒有你,我真的活不下去。」

「虛僞!」建生在心裡哀嚎。

他搞不明白,女人怎麽這麽能裝,昨天還在跟情人偷情,今天還能跟老公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
這種氣氛,小閔有點受不了,她想如果再呆下去,她一定會崩潰,會說出驚天的秘密來。

她終於把淚收住,對丈夫關切地說:「明天去醫院看看。」

建生不解地看著妻子:「看什麽?」妻子指指他的褲襠:「看病。」

建生說:「我一沒陽痿,二沒早洩,看什麽病?」「性病啊。」

建生差點要樂了,昨天隨意說了一句話,妻子當真了。

不過,建生覺得沒必要向妻子作什麽辯白。

「老公,隻要你心裡還有我,我還是你的好老婆,知道嗎?我做飯去。」

小閔溫情地吻著丈夫的額頭說。

妻子一副原諒了建生的模樣,讓建生感到十分滑稽。

七終於,建生在晚上說了一句話,在小閔心中掀起了一場狂風暴雨。

晚上睡覺的時候,小閔洗過澡爬上床來,對老公說:「老公,你看看我的肚子大了點沒有?」老婆撩開乳白色的純棉睡裙,一具光潔的身體裸示在建生跟前。

老婆裡面什麽也沒穿,豐滿的乳房像兩隻熟睡著的小白兔,似乎一點兒動靜,都會令她活生生地醒來。

對於老婆的身體,建生是再熟悉不過,但今天看上去,那幽幽的陰毛覆蓋著的私處,又似乎有著些不欲讓他知道的秘密,居然有些陌生了。

他做了一個欲將妻子乳頭含住的動作,卻在欲將含住的時候突然停住。

他像狗一樣,歙動著鼻子在妻子乳頭的地方嗅著,妻子說:「你在聞什麽啊?」建生說:「我聞到了一股口臭的味道。」

「怎麽會呢?你還沒親過。」

「應該是昨天、前天、前幾天遺留下來的吧,」建生推開妻子說道:「去洗洗吧,我聞著就惡心。」

小閔的臉刷地就白,整個人木偶似的呆著了。

這一夜,小閔幾乎沒睡,一會兒在猜想,是不是因爲在避孕的情況下懷孕而令丈夫多疑?一會兒在猜想丈夫是不是知道了些什麽?知道了多少?或者僅僅是聽到了些傳言?一會兒,想著丈夫要跟她離婚,她是不是應該以死來做懺悔?……早上醒來的時候,枕頭上已是飽浸淚水。

今天上班,小閔的思想無法集中,一位客戶拿出50元錢交40元話費,結果她補了60元給人家。

後來打電話追問,對方死不認賬。

小閔感到自己快要垮了,似乎周圍的一切,都執意要跟自己過意不去。

快下班的時候,小閔接到一個電話,是智林打來的。

如果不是小閔魂不守舍,她不會接智林的這個電話。

而智林對小閔紛亂的心情絲毫不知。

他興高采烈地告訴了小閔一個好消息。

「今天我去了一醫院檢查,你猜怎麽著?什麽事都沒有。

他媽的,那什麽皮膚病醫院黑心,缺德啊!什麽人到那裏去查,都給你整個性病出來,還叫你有苦沒處說,誰敢說呀?……小閔,你在聽嗎?小閔……」小閔回過神來:「哎,我問你,你到外面亂說了什麽沒有?」「亂說什麽?沒有,沒有,這樣的事怎好在外面亂說的,我也是有老婆的人,被老婆知道那還了得?你那裏發生什麽事了?」「我老公好像知道了些什麽,我不知道該怎麽辦了,我心裡好亂……」「別著急,你一定要冷靜,會沒事的。

你那裏現在方便嗎?」「我要回家了。」

「那晚上約個時間,我們把情況分析一下。」

「我們還是不要聯系了,以後也不要給我打電話了。」

「我是爲你擔心啊,你如果不方便,可以找個方便的地方,我們電話裏說也行。」

八小閔中斷了跟智林的通話。

智林也沒有再打電話過來。

回到家裏,看到了建生寫給自己的一張紙條。

「小閔:因爲電站的設備出了點問題,廠裏要我馬上趕過去,估計得要幾天才能回來。

「有些事情,我還是要跟你說清楚,原想給你一點時間,由你來說,但看來你還是有些困難。

我來說吧。

「你跟那個男人的事情,我已經知道。

你知道我爲什麽要換那張沙發嗎?因爲你們在上面做過愛。

你知道我爲什麽要買個洗衣機嗎?不是我有性病,而是嫌你那沾有男人精液的衣褲髒。

至於你爲什麽要背叛我,我也不想知道了,知道了隻會對我的傷害更深。

「我出去的這幾天,你考慮一下我們離婚的事情,在我們離婚之前,我希望你暫時不要跟那個男人來往。

相信你還不是一個一點原則都沒有的人。

建生」小閔拿著丈夫的信,呆坐了兩個多小時,然後給丈夫發了一條簡訊:「老公,對不起。

我同意離婚。」

幾天後,老公回來,兩人都顯得十分冷靜,好像他們之間,沒有任何的事情發生。

小閔說,晚上我給你做最後一頓飯。

建生沒回來吃晚飯。

有幾個單身哥們經常聚在一起,輪流做東,在廠門口的一間小酒店喝啤酒,建生說,今天我做東,哥們好好喝喝。

一個比建生還大一歲的老單身拍著建生的肩說:「哈,憶苦思甜了是吧?」建生說:「我還真懷念做單身的那些日子。

來,啤酒拿碗喝。」

喝過酒,單身哥們也沒有什麽好娛樂的,就打牌賭錢。

賭錢這事兒不是建生的愛好,身上200多塊錢半小時就輸掉了。

「你們玩啊,我先回了。」

幾個哥們玩在興頭上,有人主動借錢給他翻本,老單身說:「行了行了,勸酒勸嫖莫勸賭,待會建生回去要跪搓衣闆了。」

「哈哈哈哈!」建生好久沒這麽開心了,一路上想,做個快樂的單身其實也蠻不錯的。

我又要回到單身隊列了!到家的時候,都10點鍾了。

妻子迎出來,幫老公脫了外套,問道:「看樣子玩得挺開心。」

「是啊,跟幾個單身哥們一塊喝酒,彷彿又回到從前了。

我很快也要加入單身的行列啦!」「今天就給你慶祝一下。

來!」小閔把丈夫請到餐桌前坐下。

桌上放了三個菜,一碗雞肉,一碟清蒸魚,還有一盤建生最愛吃的口味蝦。

「你還沒吃?」建生問道。

「我一直在等你。」

小閔給丈夫倒了一杯白酒。

建生這才發現妻子做了精心的打扮。

頭發是洗過以後,用發帶挽著的,建生以前說過,最喜歡妻子這麽一副剛剛出浴的樣子,很性感。

妻子臉上也化過妝,不過這回化得較濃,有點像結婚時化的那種妝,顯得精神而嫵媚。

並且,小閔今天穿的衣裳,建生以前沒見過,應該都是新買的衣服。

建生忍不住打趣了一下。

「搞這麽漂亮,是不是還有約會?」「是啊,跟你約會。」

妻子抿嘴笑了一下,攏了攏額前的劉海,「你老婆還漂亮吧,我是在婚紗店做的妝,化妝師問我是結婚嗎,我說,是離婚。

化妝師都樂了。」

小閔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,酒瓶裏的紅酒剛剛夠滿高腳酒杯一杯。

小閔亮了亮酒瓶說:「這幾天你沒在家,我沒事的時候就喝一點,都快喝完了。

我喜歡紅酒的味道,來,爲你單身。」

建生也舉了舉杯,「爲你獲得自由。」

說完一仰頭,杯底朝天。

小閔端起酒杯淺淺抿了一口。

「來,吃蝦。

這是我最用心做的一次,看味道怎麽樣?」「好吃。」

丈夫嘗了一口,由衷地誇道。

「那就多吃一點,以後想吃都吃不到了。」

小閔夾了幾隻大的,放入建生的碗裏。

建生看見小閔的眼裏閃爍著淚光,心裡也有些難受,便埋頭吃了起來。

小閔一直就看著丈夫,看丈夫吃得挺香,臉上便起了笑容。

淚水充滿了眼眶,但小閔還是淺淺地笑著。

「我吃飽了。」

建生不敢看小閔流著淚水的笑臉,抓起一張餐紙擦了擦嘴,小閔端起酒杯:「陪我喝了這杯,好嗎?」「幹!」建生又喝了一杯。

小閔連喝了幾口大的,才將杯裏的紅酒喝幹。

小閔站了起來,有些站立不穩。

小閔對忙過來扶她的丈夫說:「老公,我有點醉了,我想去睡一會,你能不能最後抱我一次,抱我上床?」建生把妻子抱起來,送到床上。

小閔卻緊緊勾住老公的脖子不放,仔細地看了看他臉上的每一個部位,然後笑了,用力拉近丈夫,在丈夫嘴上親了一下。

「老公,我愛你。

你去看電視吧,今天應該有你最喜歡的阿根廷和德國的球賽,你就不要管我了。」

「好,你早點睡。」

建生幫妻子蓋好被子,看見小閔的眼淚把頭發都流濕了,眼裏也忍不住起了淚花。

電視正在播放阿根廷和德國的球賽。

小閔從來都不關心球賽的,沒想到今天也這麽有心,建生不得不承認,他的老婆是一個非常疼自己的妻子,如果不是因爲她紅杏出牆,他是一個多麽幸福的男人啊!九然而今天看球賽,建生心裡老有一些不安的感覺,看球賽也看得不能專心。

建生想,大約是喝了酒的原因吧。

中場廣告的時候,建生喝了一次水。

又想起小閔今天喝得不少酒,便泡了一杯濃茶端進去。

小閔安詳地睡著了,從眼角流到耳邊的淚痕已經幹涸,但頭發上還是濕的。

建生忽然有些憐憫小閔,小閔平時從不沾酒,今天居然喝了一大杯,能不醉才怪呢。

建生把茶水輕放在床頭櫃上,看見櫃子上壓著一張紙條,便取出來看。

紙條是小閔留給他的。

親愛的老公,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,以後你再也聽不到了。

這樣的生死離別,雖然充滿了傷感,但我此刻心裡還是比較平靜,跟我內心的痛苦比起來,死或許是解脫的辦法。

我對不起你。

但是看在我以死表白的情意上,請你相信我,我愛你,勝過愛我的生命。

請你以丈夫的名義安葬我,並將我們的這張床也燒了,我要帶到天國去。

在你的書桌的抽屜裏,有我寫給父母的一封信,麻煩你轉交。

也有一封寫給你的,我要說的所有話都在上面。

如果你還覺得我該保持最後的一點尊嚴,我請你保守這個秘密,不要公開出來。

永別了,老公。

今天你抱了我,我很滿足,謝謝你。

……小閔被送到了急救室搶救的時候,已經處於深度昏迷的狀態。

小閔的父母急忙忙趕來,小閔的母親一把抓住建生,又是哭有是鬧。

「你做了什麽對不起小閔的事,要把她往死路上逼啊!你個沒良心的,我們小閔哪點對你不好啊!……」小閔的父親見這樣鬧得不像話,扯開老婆,把建生拉到過道的一頭說話。

「你們之間發生什麽了?要搞出這麽大的事來。」

建生覺得委屈,就把他們之間發生的事告訴了嶽父。

「小閔她,在外面有了男人……」「唉,」嶽父歎息搖了搖頭,「這孩子,怎麽這麽不懂事?現在先要把小閔救過來,你們的事情以後慢慢解決好不好?我知道這樣有點難爲你,也算是救人一命吧。」

「爸,你不要當心,小閔會沒事的。」

嶽父拍了拍建生的肩膀,走回去對小閔的媽說:「小兩口出了點問題,是我們小閔做得不對,你就不要火上澆油了,現在最要緊的,是要把女兒救過來。」

小閔的母親點點頭,靠著丈夫身上,因過度緊張,下頜還在微微戰抖。

急救室的門開了,小閔被推進觀察室。

醫生把建生和嶽父叫到醫生值班室。

「病人吞服了大量的安眠藥,現在暫時脫離了危險,但危險期還沒過去,要觀察治療幾天。

你們先去辦住院手續。」

建生辦完住院手續回到病房。

小閔戴著吸氧罩,手上打著吊針。

藥液一滴一滴地滴進輸液管,像是在記錄著時間的的流逝。

嶽父把建生叫出來。

「你回去休息吧,這裡我們看著就行了。」

「我還是守在這吧,我不放心。」

「我是怕小閔醒來,情緒激動,對小閔不利。

你還是回去吧。」

「好吧,那我回去了。」

回去的時候已經是深夜。

建生責怪自己太粗心,其實小閔這天的表現不夠正常,建生也看出來了,就是沒有往嚴重的地方去想。

他以爲小閔是想在離婚的時候,想給自己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而已。

小閔的紙條還留在床櫃上。

建生又看了一遍,不禁有些辛酸。

小閔是愛自己,這點建生絲毫不懷疑,隻是他不明白,小閔的愛爲何這樣善變。

在沒有任何徵兆說明他們之間出現問題的情況下,她居然能夠移情別戀,在事情暴露之後,又可以像轉換電路似的,把愛又轉到老公身上。

有人說女人是一本讀不懂的書,現在他算是有所體會了。

建生打開了書桌的抽屜,裡面果然有兩封信,一封是給她父母的,一封是給自己的,信封上也有淚痕,個別字被淚水化得看不清了。

他剛要拆開妻子給他的信,想了想,還是沒有拆開。

他非常想知道裡面都寫了些什麽,想知道妻子出軌的原因,想知道他們相愛到什麽程度,但他怕自己看了以後難以保持平靜,而現在小閔不要出事,比什麽都重要。

建生想休息一會,天亮了要去醫院,也許要守護一天。

這個時候,嶽父給他來了電話:你快來吧,小閔快不行了!建生跳起來,就向著醫院跑去。

這時街上既沒有車輛,也沒有行人。

十建生趕到醫院的時候,醫生和護士正從病房出來,醫生對建生說,剛才血壓突然降低,現在穩定住了,但情況還不是很樂觀,要看她的身體素質是否能幫她挺過去。

小閔的母親坐在一邊抹眼淚,而不敢哭出聲來。

建生坐到床前,雙手握住小閔的手,似乎在給她使勁。

他心裡說:小閔你要挺過來啊,你怎麽能做這樣的傻事情呢?你要害我一輩子不得安甯嗎?而建生似乎感覺到小閔的手指輕輕地勾了一下,便輕聲喚道:「小閔,你能聽見我說話嗎?如果能聽見,再勾一下手指。」

聽到建生的話,小閔的母親一下精神過來:「她動了嗎?她是不是動了?」建生說,可能是錯覺,我感覺她動了一下。

小閔的母親便也喚道:「小閔,小閔……」天亮了,小閔還沒有醒過來。

建生讓嶽父母回家去休息,嶽父說,如果小閔醒了,馬上給我打個電話。

建生又坐到小閔跟前,抓住她的手,心裡在說:「小閔,我是建生,你醒過來吧!」電視上演過許多,人在昏迷的時候,還能感受到親人的呼喚,最終能醒過來。

他呼喚著,真的,他把她喚醒了!他先是看到小閔閉著的眼角,慢慢地有淚流出來。

建生頓時驚喜萬分,他附到她耳邊輕輕喚道:「小閔,我是建生,你能聽到對不對?」「建生,建生……」小閔叫出聲來,叫得很艱難,猶如夢中遭劫想喊卻喊不出來。

建生把小閔的手貼在自己臉上,「是我,你睜開眼看看。」

小閔睜開了眼睛。

「小閔,你終於醒過來了,你怎麽這麽傻呀?」「對不起,老公,我對不起你……」「別說了,你要快點好起來,然後跟我回家,好好地做我的老婆,並且,要比以前做得更好才行。」

「嗯。」

小閔答應著。

建生把醫生叫了來。

醫生做過檢查後對建生說:「應該沒問題了,如果不出意外,明天就可以出院了。

你要多安慰她,不要刺激她。」

在建生的安慰和鼓勵下,小閔的身體迅速恢複,第二天就出院了。

出院的那天,小閔的父母把小閔和建生先接回自己家,嶽母做了一頓好吃的。

席間小閔的父母也沒有什麽話多說,隻是看到她們還如此恩愛,心裡感到欣慰。

嶽母第一次往建生的碗裏夾了菜。

吃過飯,小閔跟著建生回家了。

小閔的母親對父親說,建生真是個好女婿,我們以後要對他好一些。

「唉!」小閔的父親望著他們的背影,擔心地歎了一口氣:「也許並不那麽樂觀,發生這樣的事情,建生心中的傷痛,不是一下就能彌合的。」

小閔母親的臉,一下就陰了下來。

她知道她的丈夫,至今也沒能抹去十年前妻子出軌的陰影……十一接下來的日子,畢竟不可能像什麽都沒發生過一樣。

小閔變得沈默寡言,做家務更加勤快。

而建生雖然從心裡告訴自己,他已經原諒了小閔,但有一個問題他還是必須要搞清楚的。

那就是那個孩子。

一天,等小閔忙清楚家裏的事,建生對她說:我們談一下吧。

小閔有些緊張地坐在建生身邊,說:「你說吧。」

「那個孩子……」「老公,孩子是你的,我給你的那封信裏說得很詳細了,你就相信我吧。」

「那封信我沒有看。

我覺得我既然原諒你了,以後還得在一起過日子,所以我對你們的事情知道得越少越好。」

建生起身從書房拿來了小閔寫給建生和父母的信。

「這個信我也沒有給你的父母,你自己處理。

你給我的這封信,我還沒有拆開過。」

建生把封口給小閔看了一下,然後用打火機把信點燃,丟在煙灰缸裏燃燒。

小閔也把給父母的信投了進去。

「你怎麽能肯定這個孩子就是我的,而不是他的?」「好吧,那我從頭說起吧。」

「那應該是兩個月前了,我們一個中學同學從外地回來,發起了一個同學聚會。

我也去了,這個你也知道,就那一次。

「在那次同學會上,我遇上了他,他也是我中學的同學……」建生揮了揮手說:「不要說過程了,你們就是從那個時候好上的?」「也不是好上……」「你就是在那天跟他發生了關系?」「是。

……我也不知怎麽會這樣……雖然那天我處在安全期,但我還是要他不要射進去,他後來是在外面射的。

過了幾天,我來經了。」

「接著說吧。」

「那天以後,我很後悔,後來他給我打過兩次電話,我沒有接。

「這期間,我們也沒有聯系過。

直到幾天前,也就是你從電站回來的前四天,我病了一次,發燒了,我到醫院打吊針,在醫院又碰見了他。

他就問我,這麽一個人在這打針,我說我老公出差去了,他就要陪著我聊天,我趕他走,我怕被人說閑話。

在我快打完的時候,他又跑來了,他說要送我回家。

那時我很虛弱,站起來都感到暈眩,我就讓他把我送回了家。

到家後,我趕他走,他說給我做碗面條就走,後來他給我做了一碗面條,叫我吃了早點睡覺,放下面條他就走了。

「第二天,他給我打來電話,問我好點沒有,我說好點了。

晚上他買了一束花來,我當時有些感動,後來他抱住我,我拚命掙紮,後來感到全身發軟,沒有了掙紮的力氣。

那時我很矛盾,後來想,反正都做過一次了,就隨了他。

「後來的兩天晚上,他都來找我,我沒有拒絕,但是我還是決定要斷絕這種關系。

也就是你回來的那天,我對他說,那天是最後一次,以後再也不要有聯系了。

他也答應了。

我和他的情況就是這樣,除了第一次他沒有戴套,後來的幾次我都要求他戴套,我不想身體裏有他的東西,那樣我會感到更對不起你。」

建生的臉色有些發青,他冷笑了一下:「你難道對他就沒有一點感覺嗎?」「要說沒有感覺,你也不會相信,但那不是愛,我很清楚,那不是愛,我沒有愛過他。」

建生點燃一根煙,小閔看見他拿煙的手在一個勁的發抖。

「老公,我愛的人隻有你一個,我求你了,相信我吧。

孩子是你的,其實我的排卵期如果提前或者推後,我們都很可能受孕的,因爲在我們認爲的安全期內,你是不戴套的。」

小閔低著頭,一個勁地掉淚。

「好了,別哭了,別做出可憐巴巴的樣子。」

建生站起來,徑直走出門去。

小閔感到很無望,她知道丈夫雖然原諒了她,但要從內心原諒她,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
以前和老公恩恩愛愛的日子,還會有嗎?十二建生出去後,就坐到一個夜宵攤子上喝酒。

一個人喝悶酒。

爲什麽一想起妻子那事,心裡就這麽難受?我不是原諒妻子了嗎?還是我根本就沒有原諒她?建生不知不覺地就喝完了一壺。

酒是農家的紅薯酒,喝著不烈,醉了都不知怎麽醉的。

建生喝到後面,就覺得酒味淡得跟水一樣,建生就說:老闆,你這酒怎麽喝起來跟喝水一樣啊?是不是給我摻水了?老闆說,哪能呢,你是喝醉了,別喝了。

建生說,我要是喝醉了,怎麽說話還說得這麽清楚?老闆說,你說話都快成結巴了。

建生說,是不是啊,那我是喝醉了。

建生付了錢,就往家走,一路上走得搖搖晃晃,便嘟噥著:「他媽的,還真走不直了,老子今天非走直了不可!」便瞄準了行人道上的方塊走,結果還是走不直。

回到家,鑰匙找不到鎖眼,就拍門。

小閔開門後扶住搖搖欲到的建生,抱怨道:「老公,你怎麽喝得這麽醉啊?」「我沒醉,不要你來扶我!」說著就推了小閔一把。

人喝醉了,沒有輕和重,也許建生隻是輕輕一推,卻不知力氣已是用得很大了。

小閔站立不穩,摔倒在地上,額頭重重地撞在玻璃茶幾上,撞開了一道口子,頓時血流如注。

建生見小閔頭上流出血來,心裡還有幾分明白,也著急起來。

「老婆,你出血了,別動啊,我給你打120。」

小閔起來按住建生:「你先回床上去睡,別給我添亂好吧?我先去醫院看看。」

「我要送你去。」

「你路都走不穩了,還怎麽送我?聽話,好好在家睡覺。」

小閔打的去醫院縫了兩針,回到家裏,卻找不到建生,心裡好不生氣。

男人喝醉了,怎麽這麽麻煩啊!小閔又出去找建生,她估計建生可能會去醫院,幸好在離家不遠的人行道上,找到了睡在地上的建生。

建生看來是摔在地上的,顴骨和鼻樑都擦破了皮,嘴唇也有些腫。

小閔真是又好氣又好笑。

早上同往常一樣,小閔準備好早點叫醒了老公。

「老公懶蟲,該起床上班啦。」

建生看見小閔額上的補丁,依稀還能記起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。

建生把小閔摟在懷裏。

「老婆,對不起,我昨天喝醉了,不是有意的。」

小閔貼在建生懷裏對老公說:「我知道你心裡很痛苦,如果你心裡苦悶,你就拿我出氣吧,你不要去喝酒,喝醉了很讓人擔心。」

「以後,我們都不準提以前的事了,我們要把它忘掉,開始我們的新生活,好不好?」「嗯。」

妻子溫順地點著頭,緊緊地貼在丈夫身上。

日子似乎恢複了平靜。

建生仍然像以前那樣,在家裏跟妻子有說有笑,而妻子也能時常把幸福掛在臉上,兩人一同出去的時候,妻子總是挽著建生的手臂,親密得跟新婚夫妻一樣,惹得鄰居都十分羨慕。

但是妻子也有一些變化,被敏感的丈夫感覺到了。

妻子的小心翼翼,對丈夫的唯唯諾諾,甚至於妻子在獨處的時候,時常陷入的暫時性發呆,都讓建生感到妻子變成了另一個人,以前的那個快樂、可愛、愛撒嬌的妻子,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了。

而小閔還是能感覺到丈夫對過去事情的在意。

雖然丈夫在平時還能掩飾心中的隱痛,但在性生活上,卻表現得十分徹底,不加掩飾。

建生基本不碰小閔的肉體,在性上面表現得毫無興趣。

即使有時爲了安撫小閔,也僅僅是摸摸妻子的乳房而已,下面基本不去光顧。

有時小閔想盡辦法讓丈夫挺起來,卻在插入不到一分鍾,丈夫基本就軟了。

小閔隻得把淚水獨自悄悄地往肚裡吞。

她倒不是在乎性生活的不諧,而是在乎丈夫對她的嫌棄。

終於有一天,小閔忍不住對老公說:「如果你一直還在乎那個事,你也出去找個女人吧。

以後我們就扯平了,誰也不要嫌棄誰。」

建生沒想到妻子居然提出這樣的建議。

他忍住沒笑出來,他說:「你捨得我在外面有女人嗎?」「捨不得,我捨不得,可是你不能老是這麽嫌棄我呀!」「你別傻了,別胡思亂想,睡吧。」

建生把妻子抱在懷裏,像哄孩子似的哄著她入睡。

建生也做出過努力,想要像以前那樣過生活,可是在性生活時,他的眼前就會浮現出妻子和別人做愛的情景,便會覺得毫無「性」趣。

他想,心理這東西,騙別人容易,就是騙不了自己,正因爲騙不了自己,許多努力到頭來都是徒勞一場。

……母親來看望小閔,建生沒有在家。

母親看到小閔比以前消瘦了,心中很是辛酸。

「你瘦了啊,小閔,是不是過得不好?」「還行吧。」

「建生是不是還放不下?」「嗯。」

小閔就掉下淚來。

「發生了這樣的事情,男人不知要記恨多少年啊。」

母親感歎著,「我給你看過八字,八字先生說,你是離婚的命,媽也不是挑唆你離婚,媽隻是提醒你,如果過得很苦,就趁著年輕,離了吧。」

「媽,我不想離婚。

我現在隻想把孩子生下來,把孩子養大,其它什麽我都不願去想。」

「小閔啊,你這是委屈你自己啊,這樣過日子,會很苦的。」

母親說著,也跟著哭了。

評分已有1人評分        名聲        J幣  收起理由第六天魔王    +10  +10  感謝大大分享總評分:名聲+10J幣+10查看全部評分分享分享收藏收藏9FB分享Facebook我覺得捷克論壇←謝謝您的肯定,我們會更努力。

回覆LIVE173視訊ptc077威爾斯親王|昨天05:022樓十三小閔有了比較強烈的孕期反應,嘔吐、惡心,早上尤爲厲害。

她對建生說,反應這麽強烈,很有可能是個兒子呢。

肚子裏的孩子,漸漸地成了小閔的一切。

她開始看一些孕婦方面的書,開始做胎教。

她跟丈夫之間,也許是因爲愧疚太多,或者忌諱太敏感,心裡總像壓著一塊石頭,話語倒是越來越少。

唯有她生活在對孩子的幻想中,她的思想是快樂飛翔著的。

小閔的肚子漸漸大了起來。

她到醫院做了一次檢查,潛意識裏還非常希望是對雙胞胎。

然而醫生的診斷結果卻給了小閔晴天霹靂,徹底粉碎了她對於孩子的甜蜜幻想。

「孩子發育不好啊,懷孕期間打過針吃過藥嗎?」小閔緊張起來:「懷孕期間發過一次高燒,還有……有一次吃了不少安眠藥。」

「還是不要了吧,孩子身體畸形。」

醫生平靜地說,好像拿掉女人肚子裏的孩子,是一件跟剪指甲沒什麽區別的小事。

小閔希望是誤診,又跑到另一家醫院,結果還是一樣。

小閔絕望了,回到家裏抱著丈夫大哭了一場。

「是我害了他……」小閔哭訴著,她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瘟神,害了這個家庭,害了自己也害了無辜的孩子。

孩子終於還是拿掉了,小閔就如失了魂似的,整日發呆。

建生好生勸慰了小閔一個星期,小閔才漸漸有了些活轉來的生氣。

小閔休息了半個月,就去了公司上班。

爲照顧小閔忙了半個月的建生,也終於輕鬆了下來,下班回來能吃到小閔做的可口的飯菜,吃過晚飯還跟妻子到外面散散步,逛逛商場。

然而,建生對自己的性功能卻越來越感到擔心,因爲他發現,自己陽痿了。

不僅跟妻子在一起,不能喚起,而且在夢裏,居然夢到跟一個大學時的美女同學做愛,在夢遺的過程中,也沒有勃起。

他決定要去醫院看看。

小閔看見了建生換下的內褲,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細細數來,自從丈夫知道了自己的那些事後,夫妻倆再沒有一次成功的性生活,她也知道,丈夫對她的愛有所減弱,但還不能說消失貽盡。

丈夫是嫌棄自己的身子不幹淨。

小閔決定要跟建生好好談談。

晚上睡覺的時候,小閔脫得精光鑽進被窩。

自從結婚以後,小閔就習慣了裸睡,裸睡不僅睡得舒服,而且還很容易激發丈夫的激情。

小閔躺在丈夫的懷裏。

「老公,我們再要個孩子吧。」

建生似乎還沒有準備進行這樣的話題,愣了一下,說:「以後再說吧。」

小閔盯著建生的眼睛看:「老公,你實話告訴我,你是不是很在乎我的那些事?覺得我不幹淨?」「別胡思亂想啦,睡覺吧。」

老公熄了壁燈,背著妻子側臥。

妻子在黑暗中思考了很長時間,然後幽幽地說,老公,我們離婚吧!十四離婚的原因是性格不合。

因爲協議離婚,所有問題都已私下解決,既不需要仲裁,也不需要判決,所以在象徵性的調解之後,婚姻機構給兩人辦理了離婚手續。

根據協議,離婚後房子、傢具等物品歸小閔所有,小閔補貼建生8萬元,三個月內付給。

建生在這三個月內,若沒找到住房,仍可和小閔住在一起。

建生在書房鋪了一張床,書房成了建生的臨時住所。

這天建生回來很晚。

晚餐跟單身漢們在一起喝啤酒,完了又打了會兒牌。

不過今天手氣特好,盡抓好牌,居然贏了300多,於是又請單身漢們吃了一頓宵夜,回來的時候,11點了。

「回來了。」

小閔剛洗了澡出來,一邊擦著頭發,一邊打招呼。

「嗯。」

建生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拿起電視遙控器換到體育頻道。

小閔說:「我給你做了飯。」

「啊,謝謝,我已經吃過了。」

小閔忍不住笑出聲來:「我怎麽覺得你跟我說謝謝,聽上去很別扭!」建生也不好意思地笑了,「我也覺得說出來,挺別扭的。」

「怎麽樣,離婚的感覺好嗎?」小閔挨著建生坐下來,側著頭問建生。

「心裡有點空,我好像還沒計劃好離婚後的生活,不過以後會習慣的。

你呢,感覺好嗎?」「我感到如釋重負,一身輕松。」

建生有些不解:「原來跟我在一起,有這麽壓抑麽?」「也不是啊,我隻是覺得很對不起你,欠你的太多,欠債的感覺很不好受。

不過離婚了,也就一筆勾銷了,我又活回到我自己了。

我還是像以前那樣無憂無慮地生活好。」

「我也希望你能像以前那樣,開開心心地生活。」

建生對小閔微笑了一下,又說:「小閔,以前我不敢知道,怕知道太多心裡更放不下,但我現在很想知道,你,愛過他嗎?」小閔收回了笑容,略顯尷尬:「婚都離了,還提那事幹什麽?不過我可以告訴你,我心裡愛的人一直都是你,沒有別人。」

「既然不愛別人,又怎麽可以跟別人親密到那種地步?」「也許,」小閔小心地斟酌著字句,「也許,我潛意識裏對這種婚外關系有點……好奇,隻是,自己以前並不知道,當對方對我有曖昧的表示時,這種好奇就顯露出來,我很矛盾,一方面很想嘗試一下,一方面又知道這樣做不對,而這種時候,僥幸的心理就像最後的一根稻草,使我內心的天平産生了傾斜。

不過事後我很後悔。」

「既然後悔,怎麽還有第二次,第三次?你好像還沒說真話。」

建生這時倒顯得很平靜。

「第二次,我是出於禮貌,出於感動給了他接近我的機會,我並不想有第二次,但是在他的強攻之下,由於有過第一次,我的防線就變得非常脆弱。

後面幾次不過是前一次的延續,這可能就像吸毒一樣,吸過一次,知道了吸毒的滋味,就不應該再試了,再試就會毀了自己。

你回來的那天,我是決定了要跟他結束這種關系的,這是真的。」

「你應該也主動過吧?」「是……我主動過。」

小閔的臉紅了一下,還是很坦然地對建生說:「我不否認,這種婚外性關系,還是非常激情的,這讓我感到很刺激。

當然我也投入了自己的激情。

但這並不能說明我愛他,我對他既無牽掛,也沒有渴望再見到他,我很清楚我並沒有愛他。」

「現在你離婚了,還打算跟他繼續這種關系嗎?」小閔看了建生一眼,狡黠地笑了一下:「你問這幹嗎?你不會還要吃醋吧?」小閔柔柔地說:「我不會再跟他有什麽瓜葛了,我隻想好好愛一個人,好好地跟他生活一輩子。

好了,不早了,你去洗個澡早點休息,衣服就放在洗衣機裏我來洗吧。」

「那怎麽好意思?」建生口是心非地說。

「反正我也得洗的。

還有,還是回家來吃飯吧,我怕你跟那些單身漢們混在一起,早晚會學壞了。

不過,我也幫不了你多少日子了,你自己要多保重了。」

小閔站起身,回臥室去了。

聽了小閔剛才的話,建生感到心裡熱乎乎的,媽的,他想,有個知冷知熱的老婆還是好啊十五離婚後,給小閔做媒的人不少。

小閔說,我剛跳出來,爲什麽又要跳進去?先輕松兩年再說。

廠裏的銷售科長將自己的外甥女介紹給了建生。

建生隨便問了問,科長便很詳細地介紹了外甥女的情況。

她比建生小兩歲,在一家工廠的廠辦工作,半年前結婚,半月前離婚。

離婚的原因是兩人性格不和,結婚一個月後就一直吵架。

建生說,你還是給我介紹個不會吵架的吧,你把你侄女介紹給我好了。

科長說,我侄女還沒結過婚呢,你想都別想。

建生說,大不了我等她兩年,等她結過婚再離婚,我吃點虧再接手過來,也算沒虧了你侄女吧。

科長拍了拍建生的肩膀,年輕人啊,討老婆又不是做生意,你怎麽有這麽多廢話啊!玩笑歸玩笑,科長還是安排兩人見了一次面。

那天科長也沒說爲什麽,就叫建生到他家去吃飯,建生打電話向小閔請了假,就去了。

在科長家裏看見一個不認識的年輕女人,樣子挺好看的,就想起科長說的要介紹外甥女給自己的事情,猜測這個女人大約就是她了。

這樣想著,建生倒顯得靦腆起來。

科長也沒給他們做介紹,隻當建生是自己的同事,一塊聊了聊廠裏發生的一些事情。

吃過飯直到離開,建生都沒有跟她說過話,但建生留意到,那女人在吃飯的時候,經常拿眼瞄她,那眼光有點讓他心動。

建生回到家不久,科長就打電話來了:「那就是我外甥女,你覺得怎麽樣?」因爲小閔在旁邊,建生不方便說話,就進到書房裏去說。

「她的意見呢?」科長說:「她沒什麽意見啊,你呢?」「那……先接觸一下吧。」

「好,她叫明香,你主動一點給她個電話約她,以後的事情你們自己去努力了。」

科長給了建生明香的電話。

第二天下午上班的時候,建生給明香打了電話。

建生說,我是建生,昨天在你舅舅家……建生還沒說完,對方就說:「我知道你了,你是不是想約我?」「出去吃個飯吧。」

「你多等我一會,我先洗個澡。」

明香說。

明香打扮了一下,趕到約會地點,建生早在等候了。

吃過飯,兩人在街上溜達了一會,然後走到街心公園,找了條椅子坐了下來。

這時天開始黑下來,一些戀愛的青年男女親昵地靠在一起,說著悄悄話兒。

這情景對建生來說,有種久違了的甜蜜感,當初他跟小閔戀愛的時候,也像這些年輕人一樣,在這裡留下過戀愛的足跡。

現在建生又一次覺得自己是在開始戀愛了。

明香給建生的感覺不錯,明香比較健談,也比較大方,從談話中建生可以看出,明香對網路比較有興趣。

建生家也有電腦,上大學的時候,他也是經常泡在網吧聊天和玩遊戲。

自從跟小閔結婚以後,建生認爲網上聊天比較浪費時間,也比較容易出現夫妻間的感情問題,所以和小閔都很少上網,尤其是不使用QQ聊天。

而令建生沒有想到的是,沒怎麽上網的妻子,居然也出現了問題。

時間似乎過得很快,好像才一眨眼的功夫,就11點了。

兩個大齡男女不好意思呆得太晚,這種地方談戀愛是沒地方可去的年輕人的專利,而對他們這個年齡來說,很容易引起在外面偷情的聯想。

兩人起身,建生把明香送回到明香的家門口。

明香說,進去坐一會吧。

建生也想看看明香的家,就進去了。

明香的家看上去比較簡單,房子雖然不小,但傢具電器都分給了前夫,明香隻買了一些常用的用具,房子還顯得很空。

明香給建生倒了一杯水,問建生:「你還跟你的前妻住在一起?」「是,還沒找到房子,找到房子就搬出來。」

「還是搬出來吧,你住在裡面,人家怎麽找對象呢?」「嗯,我明天就去找房子。」

「你看這樣好不好,如果你願意呢,明天就搬到我這來,等你找到房子再搬出去?」「我考慮一下,好吧?」建生看看時間,說:「我得回去了,你早點休息。」

明香把建生送到

你还没有登录呢!
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?

确定
取消